今天,我终于要接过她们两个的接力棒了。

那天早晨,我照常去附近的公园跑步锻炼,忽然,我接到了快递的电话。

那个快递是我的录取通知书,也就是说,我实现了我在她们面前许下的承诺——我要考入医科大学,帮助更多的人。

我连忙抱起身边的云宝和暮光,然后快步的冲回了家中,撕开了那封属于我的快递。

我激动拿着快递中的通知书朝她们喊到:“云宝!暮光!你看!这是左岸医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!我真的被临床医学专业录取了!”

她俩听到我激动的声音,互相地对视一笑。

我们满心欢喜的抱在一起,暮光拍了拍我的肩膀,用轻快而愉悦的语气恭喜道:“是啊,真好,你成功了。”

云宝是个耐不住性子的小马,我刚想发表感慨,就被她的话打断了:“别婆婆妈妈的了,走吧,拿上你的录取通知书,咱们出去看看蓝天去!好久没这么高兴了!”

不过,我似乎觉得云宝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。

尽管我心里有些嘀咕,我还是带着她们来到了公园。

或许是因为天气燥热的缘故,所以周围并没有什么人,不过这样也好,至少不会有陌生人来打断我们的谈话。

盛夏的阳光点燃了干热的空气,清脆的蝉鸣声充斥了四周,四下无人,暮光终于说出了她们想要说出的话。

“恭喜你,你现在走出深渊了,而我们,或许该离开了。”

刚才还在激动的欣赏着录取通知书的我愣住了,沉默了一会儿,我问道:“是永远吗?”

暮光摇了摇头,然后说道:“我不知道,不过,我想我们会有缘再见的。只是,这次分别的时间可能会很长很长……”

我沉默了。

看着录取通知书,我回想起了我与她们相处的点点滴滴。

一切从那封信开始,那封信联结了我们,也让我们的故事从那里开始。

从那夜的幽光相见,到接下来的梦中奇遇;从给了我就医的动力,到监督我锻炼;从一天一夜的故地重游,到接天空镜湖的梦幻之旅……直到我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,我从一个懦弱的受伤者,变成了一个随时准备好成为医生的守护者。

这些日日夜夜,她们陪伴我走出深渊,陪我迎接阳光。或许我如今也羽翼渐丰,要离开港湾,继续航行了。

我擦去了伤感的眼泪,然后充满感激的向她们说道:“谢谢你,云宝;谢谢你,暮光。”

听到我的话,暮光倒是歪了一下头,然后饶有兴致的问道:“你不会再害怕失去了吗?”

我满脸感慨的说道:“不怕,我知道,只要我还在,你们就一定在我身边!”

我们互相对视着,忽然一下,我们都留下了欣慰的眼泪。但是转瞬间,释怀的笑意出现在了我们的脸上,我们,还是笑了。

良久,云宝打断了这无言的沉默:“我们还没决定什么时候离开,至于我们走不走,我们明天在告诉你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第二天,我们来到了我曾经与我的朋友最后一次见面时去的地方。

湖边,暮光问出了那个一只没和我深聊的问题:“你说,你为什么想学医,而且是还要考虑学精神方向?”

“因为,我想解除病人的痛苦,就像你们曾经对我做的那样。有时治愈,治愈仅仅是很小的一部分,而陪伴和安慰才是治疗中的重头戏。我是因为你们的陪伴才好了起来,而我,也要把这个奇迹传递下去!”

云宝听了我的话,倒是宠溺的摇了摇头,然后打趣道:“你不害怕辛苦了吗?小时候我记得你可是很讨厌学习的,那种痛苦我理解,所以你不打算放弃这条路,选择一条轻松了路吗?”

我坚定的看着云宝说道:“不怕,重获新生的人更能感觉到生命的重要,为了守护生命,我不会放弃!”

暮光继续问道:“那你觉得你会怎么做呢?”

“努力学习知识,尊重任何一个生命,让每一个生命都能绽放自己的价值。同时,我会奋力抢救任何一个生命,让他们重获新生;也会安抚每一个离去的生命,让他们不遭受痛苦。当我可以前往马国的那一天,我可以自豪的说,我问心无愧的对待了每一个生命,我度过了充实的一生。”

暮光似乎对我的回答很满意,她点了点头,然后告诉了我关于她们去留的决定:“我们已经决定了,我们从今天开始就要离开了。”

我看着她们笑了笑,然后向她们挥别道:“嗯,那祝你们一路顺风了。”

“你倒是听暮光说完嘛!”云宝突然话锋一转,说道:“但是,我们从今天开始,将以另一种方式陪伴你,这次不是陪你走出深渊,而是要看着你度过这充足的一生,看你拯救这些生命。”

我激动的问道:“那就是你们不离开了?”

云宝拍了一下我的脑袋,笑着说道:“嘿嘿,那就看你的表现咯!”

我看向远方,心中说出了那一直不敢真正说出的话:“所以,老的故事结束了,但是新的旅途也要开始了……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